《尘道》—连载(死魂鬼道、生人江湖,茫茫尘世,沉浮莫测)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3日
       前言:不问谁, 不问在哪里; 想读书, 有时间, 多做, 不催, 不骂; 这是南边的一个小山村, 被一座座小山环抱。
        有一条小河从南向北蜿蜒穿过村口, 小河沿是村道, 位于金色稻田的边缘。 天色已晚, 炊烟袅袅, 夹杂着鞭炮的烟雾。 鞭炮一过, 锤锣、大碗以独特的节奏响起。 道教班的咒语中, 白色的横幅竖立在路边, 随着晚风起舞。 天空阴沉, 诡异, 莫名。 无论死者年龄多大, 白事对村民的心理来说总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 更何况, 这次离世的老者, 乃是阴间的传奇人物, 生于阴历七月十四的鬼时。 可七月十四又死了,

而且凶猛无比。 几乎所有的村民都是同姓张姓的, 都是同一个老家的后裔, 虽然心里不安, 但死去的老人已经八十多岁了, 而且因为有宗族, 年轻的 而强工主场依旧打出12分。 灵来帮忙。 法律事务分为内部和外部。
        大堂里, 老者换了裹尸布, 干干净净的躺在棺材里。 家属们穿着麻衣, 孝顺地跪在棺材前, 每次都烧纸钱, 时而哭泣, 时而唱歌。 仪式要进行三天, 在盖棺材之前,

将棺材板放在正房外的天井中央, 并由两条长凳支撑。 外场在离房子不远的路边。
        外场的祭祀主要是画旗引路, 引鬼上坟。 一开始, 一切都很顺利。 道教班遵守规矩, 慰问亲友, 一桌流水。 但是到了第二天的晚上, 出了点问题。 盖棺仪式前, 外场将进行最后一次升旗仪式。 就在最后一面白旗竖起的时候, 竹竿缓缓升起, 忽然间, 一股透彻的山风袭来。 长长的白旗飘到一半, 就在中间折断了。
        旗尾落在了死去的老者身上。 邻居家的稻田里, 他蹲在稻草上, 疯狂而诡异地摇晃着。 人群中一片混乱, 咒语声戛然而止。 他首先想到的, 是身穿大袍, 头戴道冠的师父, 旁边是最年长的道士。 师父左手握着三清指, 右手解开盒子底部的铜钱剑, 拿起一张符箓。 , 上前一步, 快步走到横幅的尽头; 老道士紧随其后, 一吸丹田, 思绪骤然一动, 先是继续清清鬼咒, 其余的道士在老道士的指引下, 全部清理干净。 恢复神和锣碗的咒语被恢复了。 管家挥动铜钱剑, 喊出“诏书”,

随后符箓出手, 旗尾顿时亮了起来, 瞬间化为灰烬。 在竹竿上荡秋千。 老爷子已经八十岁了,

旁边的老道士也七十五岁了。 事实上, 他们都准备交接班了。 新主人也跳上板凳, 通过了仪式。 只是这次的小白事件比较危险, 怕是憋不住了, 所以两位老人暂时从山里出来了。 老爷子叫住被吓坏了许久的宿主老大, 严厉的看了他一眼:“范随魂之意志, 放过鬼魂!你要老实一点。”告诉我, 你家老爷子死前, 跟张猛的家人有过怎样的恩怨, 才不至于在即将上路的时候放弃! ” 正屋老大结巴道:“三爷, 我怎么敢骗你, 老夫, 六爷也知道这一点。”当时是在我们两家水田的交界处。当张萌叔叔 正在锄田埂的草, 他在我们地里割草, 割草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老爷子觉得吃亏了, 就跟张猛大叔吵了好几回, 听说他差点 动了他的手, 那时我们还年轻, 后来听说公社调解了, 都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这么久了, 又是飘扬旗帜的田野。。 。”话音未落, 被称为六叶的老道士和老法师几乎同时脱口而出:“不好!两位老者离开人群, 转身朝着内场走去。 道教班, 他们的家人, 还有村里的帮手, 都面面相觑, 跟着他们的f 开始。 每个人的心都在喉咙里。